培养新习惯,开创新生活:对话拉塞•文德林

浏览次数:468来源:凤凰树文化


培养新习惯,开创新生活


——访国际知名潜能开发专家拉塞•文德林


问:您的生活阅历非常丰富,能与广大中国读者分享一下您个人的成长经历吗?

拉塞•文德林(以下简称拉塞):我1962年出生在芬兰的一个七口之家,我是最小的孩子。 1969年,我七岁时,因为我父亲的工作情况变得日益糟糕,我们全家人只能搬到瑞典。在瑞典的最初几年是非常艰难的,我经常受到欺负,而我必须非常努力地学习新语言。我们的父母也在努力使家庭能在金钱上满足基本的日生活所需。我们最终还是熬过来了,我在瑞典一直待到1998年。我学会了热爱瑞典文化和精神,它和芬兰文化同样具有深厚的韵味。在瑞典最初的几年,我也学到了适应与应变,因为我在新的环境里不得不调整自己。我没有别的选择,要么爱它,要么恨它。我选择了前者。

我意识到,在整个人生中,只有我才能决定自己是否快乐和满足。这与外部环境无关,而是在于我赋予人生怎样的意义。我可以选择将每一种经历解读为成长的时刻。我人生最大的成长时刻之一,是我在二十年前经历破产失去一切的时候,那时我仍然住在瑞典。作为一个家庭,我们失去了所有的资产,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已经崩溃到想要自杀,但我选择勇敢活下去,因为我赋予了这种境遇成长的意义。这个经历让我吸取了一个教训,一个非常残酷的教训。

另一个自我成长的经历是在2015年底我被诊断患有癌症的时候。我幸存下来了,对今天的健康充满感激。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一份馈赠,而我选择报之以激情。在恢复的过程中,我做出了最后的决定,那就是要凭借我的努力来到中国。

生活充满挑战和机遇。几年前,我与妻子的关系几乎难以为继,现在我很满意,我们解决了一切,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幸福。

我认为,克服所有这些挑战的一个秘诀是,我有一个为自己而写的生活手记。在那份手记中,我已经表明了我想成为什么人,我所追求的价值观是什么,我希望以怎样的习惯来让我的生活得以掌控,以及我在追求什么结果。在艰难的时刻,反复阅读这种手记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会从中得到鼓励和内心的建议。

1


▲拉塞·文德林近影


问:能介绍一下您的学习经历吗?

拉塞:我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我还有一个以解决方案为重点的心理治疗学位。此外,我曾参加过教练和领导课程培训。我也完成了罗宾斯管理大学的课程。


问:据说,您很早就开始工作?

拉塞:实际上我最早开始工作的时候是在我12岁时,那时我挨家挨户的销售圣诞贺卡。在上学期间,我从事过很多额外的兼职工作,如清洁、卖乐器和工厂工作。之后,当我成为一名成年人时,我主要在私营公司工作。一直从事着销售、开发和领导的工作。我总是以工作为导向,对各种机会都非常感兴趣。我对变化有着强烈的渴求。

我目前的教练工作充满了各种新的情景、惊喜、各色人等以及丰富场景。同时也有着丰富的回报,有时也充满着挑战性。作为教练来工作,意味着你必须“吃自己开的药”。我鼓励人们改变和找到真实的自我,这意味着我自己也要这样做。幸运的是,我是一个坚持学习的人。我将自己逼到不舒适的区域并进行成长,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都能不断成长。

在我的教练生涯里,我遇到了成千上万的人,他们都愿意不断成长。人们对我的教学表现出的爱和感激都是非常好的回报。同所有人一样,我同样也需要充满鼓励的反馈。


问:您本人有过创业经历吗?

拉塞:当我19岁时,我创办了我的第一家真正的公司。那是一家清洁公司。从那以后,我创立并参与了10多家公司。现在我参与了3家公司的经营管理。

问: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您开始从事商业教练工作?是何时开始的?为什么是那样的年龄?

拉塞:1997年,我住在瑞典,负责一个德国大型企业集团的芬兰市场。我与许多小企业的老板打过交道,我注意到我很乐意对他们进行教练和培训。在那段时间里,我下定决心有一天要成为一名全职教练。我觉得我更像是自然人的教练,而不仅是一个企业教练。对于希望了解更多关于我们为什么要做我们所做的事情,以及如果有这种意愿,人类是如何改变的这些问题,我一直兴致勃勃。

所以我休假几个月,我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变为成为一个教练。也是在那时我开始撰写我的第一本书,2007年在芬兰出版。在我做出决定之后,我辞掉了我的领导职位,而在头几个月,我真的很难找到客户。我很外向,遇到很多人并建立了一个关系网。最后我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客户,名声渐渐地传播到其他客户那里。刚开始时是非常艰难的,我几乎失去了我的希望,但幸运的是我坚持了下来。


2

▲拉塞·文德林与凤凰树文化总编辑杨罡达成合作后留影


问:您为哪些国家的哪些企业、人群服务过?

拉塞: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担任全球70多家公司的顾问、咨询师、培训师和教练。我曾主持过几千场培训会与研讨会,参与者至少在5万人以上。我合作过的部分公司有芬兰奥斯龙、爱立信、诺基亚、微力达专业、Lindstrom、

Huurre 集团、Porkka 集团、奥托昆普集团、迪古里拉集团、Jalas / Ejendahls、

斯道拉恩索公司、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夏普、Kinnarps、巴斯夫公司、JA度假村、赛默飞世尔公司、古斯塔夫伯格、G4S、塔林客诗丽雅邮轮、Unibake、微软,等等。


问:除了工作之外,您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拉塞:除工作之外,我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我的家庭。


问:您有哪些个人爱好?

拉塞:我在音乐上面很有天赋。我会弹钢琴、小提琴和吉他。此外,我还在健身房以及通过跑步来积极锻炼。有时候我会与我的妻子一起打高尔夫球。我们在芬兰有一个度假小屋,当我们在那里时,我们喜欢游泳和划船。


问:您第一次来中国,是什么时候?

拉塞: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88年,在中国只待了几天。不知为何,我很快就爱上了这个国家。


问:为什么想到来中国发展自己的事业?家人支持吗?

拉塞:从我刚成年的时候起,我就对中国充满兴趣,我也一直和我的家人谈过。现在几乎我所有的孩子都已成人,所以我可以借机在中国开展业务。我可以看到,几年后,我们将和我的妻子一起在中国居住,至少每年都会在中国住上一段时间。


拉塞·文德林全家福20170625

▲拉塞·文德林全家福


问:不介意的话,请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家庭。

拉塞:自1986年以来,我一直与我的妻子芭芭拉生活在一起。我们共有四个孩子,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萨拉、塞缪尔、亚历克斯和索非亚。索非亚是唯一一个仍然住在家里的孩子,她现在正在读高二,今年17岁。萨拉住在瑞典,与一个瑞典人结婚了。男孩们都住在芬兰,去年塞缪尔结婚了。


问:在您的眼里,中国是怎样的一个国家?

拉塞:中国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奇妙国度。漫长而有趣的历史使中国非常令人神往。在过去20年中,由于政治家和企业家的明智决定,中国的经济一直在蓬勃发展。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大增,中国在全球的地位变得非常重要。数字化发展特别是城市地区的数字化发展呈指数级增长,现代科技为中国的高速发展插上了翅膀。整个国家在需求层次上不断攀升,人们拥有着更好、更健康的生活水平。

以我的所见所闻,在中国每天工作的时间都很长,工厂比西方国家更有效地生产商品。我相信,在未来,中国企业和民众需要更多地关注附加价值,而不是有效地生产更便宜的产品。国内和国际的竞争一直变得越来越严峻,仅仅是复制对方是远远不够的。现代经济不再是价格竞争了。当社会获得更多的财富时,消费者可以开始选择让他们最满意的供应商。

在所有不断增长的经济体中,留存率是一个挑战。如果人们在其他地方能够得到更高的工资,人们往往会频繁地转换工作。所以我相信中国的领导者和企业领导者需要更多地关注教练员工的内部领导力。公司需要建立一种文化,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成长,并且可以活出最精彩的自己。这不是通过命令来完成的。

我与中国人通常能够很好地相处。结交朋友需要一些时间,但我相信所有地方都是一样的。为了建立真正的信任,你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中国人是务实的。我注意到,在世界各地都相同的信息在这里也同样是有效的。中国也有着同样的人类发展普遍规律。

由于中国的数字变化如此之快,中国社会的主要问题可能是,与外部的数字变化相比,人们是否有足够的技能来跟上内心变化的步伐。


QQ截图20180326095644

▲拉塞·文德林携妻子来华,和凤凰树文化部分工作人员合影


问:您到过中国哪些城市?最喜欢中国哪座城市?

拉塞:我去过北京、上海、广州、苏州、中山和肇庆。很难说哪个城市是最好的,因为它们都有着不同的价值观念。如果我必须说出一个最好的城市,那或许是上海。


问:在与中国人交往过程中,您遇到过一些有趣的事情吗?

拉塞:去年,我与中国的销售团队一起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为他们教练基于价值的销售过程。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今年早些时候,我也在中山教练了一百多人,这是一个非常难忘的经历。与中国朋友一起共进晚餐总是非常美妙的,关于人生和人生目标的讨论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


问:您觉得东西方文化有哪些不同之处?

拉塞:总体而言,我认为,在我的一生中,所有的全球文化都已经有了更多的相似之处。数字通信技术加速了全球化,而且无法完全停止。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与世界更多地分享思想和感受。今天的我们也有着紧密的联系。

也许最大的差异在于社会建设。因为西方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以个人为导向,而东方更多的是以集体为主。实际上这是一个悖论,因为另一方面,西方人非常善于建立有效的团队,而东方人有时候会等待上级的命令,才能向前迈进。

在教育系统中,西方人更多地关注如何通过自己找到适当的信息,而东方人可能更多地关注尽可能多地学习。


QQ截图20180326095743

▲《卓越人生》新书出版分享会北京站


问:您在中国有哪些合作伙伴?

拉塞:目前我正在和中国的培训师合作,也许还有培训公司。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以相同概念和观念培训个人和公司员工的培训师网络。五年内,我的目标是在中国各地建立超过500名培训师的网络,一个在帮助人们和企业成长方面具有极好技能的培训师群体。我还与位于上海的、政府支持的芬兰 - 中国创新中心合作。


问:您今后有何打算?

拉塞:我计划在2年内半永久地移居中国,到那个时候的愿景,就是让企业成立并健康运作,并有很多中国培训师和公司合作。我的愿景也包括帮助中国企业在世界各地建立强大的海外品牌。


问:北欧是幸福指数很高的国家,而当今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发展速度快,生活节奏快,很多人都很焦虑。您的服务能为中国客户带来什么?

拉塞:通过我的五个实际生活技能理论,人们可以用更少的努力实现更多的结果。用更少的努力,获得更多的幸福和满足。真的!有一句话说,“少即是多”,这在生活中非常实用。我可以帮助人们找到他们的真实自我、他们真正的力量和动机。作为人类,我们只需要学习一些新的技能,开始实践新的生活方式,结果就会自然而然发生。这是一个在世界各地发挥作用的普遍秘诀。当我们将正确的种子撒入土壤中时,收获果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QQ截图20180326095931

▲《卓越人生》北京分享会结束后合影留念


问:您怎样定义快乐、幸福、失败、成功?

拉塞:快乐是当我们的期望与我们目前的情况相符时的感受。我们对生活有一定的预期,如果满足这些期望,我们就会感到快乐。快乐的另一部分就是,即使我们希望爬得更高,我们对当前境况的感激程度。

对我而言,幸福意味着整体的福祉,包括所有的人类力量。我们的整体能力是建立于身体、精神、情感、社会和精神力量之上的。我们需要所有这些力量的“培训计划”。有的人可以在逻辑上非常严密,但总是发脾气,或者某个人身体强壮,但却不善社交。我们需要所有这些技能。

失败只有在我不从我的错误中学习的时候才会发生。我们可以犯很多错误,但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处理这些错误。如果我们一再犯同样的错误,就会变成失败。

当我们实现更大的共同价值时,更多的人可以从中受益时,成功就会发生。想想看,我们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实现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事情!我们所取得的一切都是与其他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所以成功不应该只是个人。


问:您最感到骄傲的事情是什么?

拉塞: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有许多过去的事情可以让我引以自豪。我选择说,我最骄傲的是,我7至9岁时,我在瑞典的学校里熬过了最艰难的头两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是,当我被聘为芬兰最有竞争力的培训公司的培训师之时。


QQ截图20180326100405

▲拉塞·文德林北京分享会与现场观众互动


问:您与中国培训师有什么区别?

拉塞:我认为最大的区别在于我的背景和我的全球经验。我所使用的所有工具都可以复制,但我与他人分享的文化是独一无二的。


问:我们知道,您除了是一名培训师,您还是一名作家,您出版过三本图书,其中《卓越人生》中文版已经在中国出版了,您能简要介绍下这本书的内容吗?

拉塞:《卓越人生》这本书,主要介绍了获得幸福和满意生活的五大技能。这本书是关于如何培养新习惯,并通过这些新习惯在生活中获得全新结果的故事。这五个技能是我们与自己、他人、金钱、时间和宇宙的关系。我可以发自内心地承诺,阅读这本书将是一个改变人生的冒险旅程,当然前提是读者允许改变的发生。


分享到:

底部关联